它好薄 不僅薄...   還每頁都沒有滿..    所以很快就讀完了 , 有多快..? 捷運就從台北車站到淡水站~~~那麼快...

看的快  感想也來的很快~~~

 

這應該算是爸爸的自白口述信...

一個無可奈何的意外,讓一個家庭痛苦難耐, 但如果是兩個意外呢?

 

主角爸爸一連生了兩個殘障兒  起先用恢諧帶自娛娛人的方式道出他的無盡心酸. 看似豁達 其實以近絕望.

 

書中有段  有人這麼說過, 

'不正常的孩子是老天給的禮物', 他們說的認真,可是他們往往沒有不正常的孩子.  當我們收到了這份禮,心裡很想對上天說~  懊 別那麼多禮!

 

爸爸有時會天馬行空想些讓自己與孩子消失的空想,但又不得不默默的接收接受這份大禮,

 

這是誰的錯? 老爸老媽基因的錯? 老天的錯?孩子的錯?  這讓我想到 我雖然沒有孩子 ,但我也算有個鄉同病例殘缺的狗子. 條件都相同 不同的是 我不可能生條狗...

無意上網看到這條掉在水溝裡幾天的皮包狗, 就這麼不知幾倆重的我, 自以為大愛了不起,就把她接回來  這就是問題的開始~~~

 

長年在外流浪倒致她膽小, 怕生 , 懦弱, 起先對我來說不是問題 , 但她近視近失明雖瘦小又奇蹟似的力大無窮,總總因素加上就算用簽繩, 聽音辨位也會像牛隻看到紅布一樣發了瘋網馬路直衝亂竄 時不時慘叫 低鳴 在仰天長吼[真的真的] , 使我差點命喪大輪或小輪底下~

 

這都是流浪生睚很堅辛困苦. 加上我自以為有很多時間跟她耗, 中間已快過兩年了 , 我們對她的愛是真的沒有少 ,她的麻煩也是沒變少 . 因為她的亂竄 跟低鳴或暴力尖叫 竟是她對我們表現愛的方式~~~

 

我真是不懂 ,  不過又是個 很瞎的事實 , 所以我的傷都是她的愛帶來的 ,  應證一句.....打是情罵是愛 ! 

她 很愛很愛我! 

 

有時也會浮現"爸爸"的想法,  如果醒來其實沒有她就好.  是場夢

我知道或許她應該有被更好家庭領養的機會 , 但我也知道又被送走的機會也是很大, 就算機率是55比 我也不願去冒險 , 因為我知道' 她' 現在覺得自己很幸福~~~我想'爸爸'也是會這麼想的吧![只不過我的身體在跟我抗議 全身時不時都瘀青跟流湯湯血血...]

 

 

爸爸有時吃味的希望每家小孩也該遭受同等待遇,  為何 他都不能?每天都在做愛孩子的事 但能做的也只有這樣  他們又感受的到嗎?

書裡有段說...當路上當有人詢問是否要幫助殘障孩童時, 他真想說  我家就有兩個了  ![心有戚戚焉]

 

要愛他們很難, 像我這樣沒耐心的人 常常覺得要撐不下去~[+1]

 

把自己塑造的像悲情壯士 但又孤獨脆弱.  可是啊! 他只有提到不到半頁篇符的女兒,

他有個正常的 他想要的'一般'的女兒...

 

我常想 老天到底是不是公平的?

老天 有時會出點'小'差錯, 但我想........祂是公平的 ! 如果沒有兩個'禮物' 給你 你是否會有這麼正面豁達的人生觀?  看到陶晶瑩說 感謝老天讓她生的不漂亮 ,她才有動力讓人看見她.才有現在的她 .  我有個老闆, 她早年失去她老公跟孩子 所以她必需要有獨力的動力, 現在...錢以不是她現追求的目標了!

 

我覺得  當你失去的'意外' 往往是老天接下來要送你的禮物..

 

簡介..取自博客來

 

他們說,擁有這樣的孩子,是上天給的特別禮物。
我只想說,老天,您太多禮了!

這是一個父親用生命寫給孩子的長信,雖然他的孩子讀不懂,也永遠無法讀到!

  ★榮獲2008年法國費米娜文學大獎!
  ★法國讀者推薦最佳禮物書、年度最感人的文學作品!
  ★法國文學暢銷榜第一名!
  ★在法國出版未滿一年,已感動超過500,000名讀者!
  ★出版不到兩個月,便在法國創下單日銷售2000本的佳績!
  ★翻譯版權售出美、日、韓、德等24個國家,仍在熱烈增加中!

  「爸爸,我們去哪裡?」
  托馬總是重複問著我這一句話。
 「爸爸,我們去哪裡?」
  只是,他從來都不懂這話的意義,也不懂我的回答。
 「爸爸,我們去哪裡?」
  我想對他說:孩子,對不起,把你生壞了......

  有人說,生出一個殘障兒,就是遇到一次世界末日,而他,遇到了兩次!

  他是尚路易.傅尼葉,在法國文壇及電視圈擁有極高的地位,然而在一身的光環背後,隱藏的卻是他多年來避而不談的兩個殘障兒。遲至四十年後的今日,
他決定送給他的孩子這本書,用來表達他的歉意,及永遠未說出口的愛。

  然而,傅尼葉卻以異於其他殘障兒父母的幽默口吻,訴說自己的經歷,甚至輕鬆地開起兒子的玩笑。他說不想讓讀者哭泣,只想帶來歡笑,但如此輕盈的敘
述,卻字字精準地刻劃出了他身為一個父親的痛苦掙扎。

  相較於眾多描寫生命傷悲的題材,《爸爸,我們去哪裡?》打破了我們對悲傷的看法。傅尼葉選擇直率地嘲弄自己的遭遇,正如他所說的:「幽默,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!」我們可以不流淚,以另一種方式越過生命的傷痛與困境!

  「對我而言,馬修和托馬只是兩個『與眾不同』的孩子,從來都不是殘障或不正常的!儘管他們有著殘缺,卻不停地讓我們看到人性可愛與動人的地方。這本書不只是我送給馬修和托馬的禮物,也是給我自己的一份禮物!」──尚路易.傅尼葉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300m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